• 您的位置:三山島旅游網 > 三山島游記 > 正文

    三山島的導游

    From: 蘇州市人民檢察院  By: 朱家春 (2007-09-07)
      那天,我們來到太湖三山島寫生。脫離喧囂的都市,步入孤懸湖上的靜謐小島,原本是想體驗久違的自然山水,加之些許城里人的高傲、些許讀書人的清高,便對當地的村民不愿投以太多的關注。

      然而,當我再次跨入小艇,回首漸行漸遠的三山島時,腦海中浮現的卻不是什么奇石怪洞、也不是什么古剎名樓,而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當地居民,我們的導游。

      導游姓潘,40來歲,個頭不高,留著兩撇小黑胡,上身著藍白條紋的短袖,下身一條洗得掉了色的黃色軍褲,和我印象中這個年齡的人相比,他皮膚更黑、皺紋更深。潘導很風趣,他的個性和他的外形顯得很不和諧。他經常會語出驚人,比如他說三山島的獅身人面是正版的,而埃及的斯芬克斯是仿冒的,因為三山島的是天然的,而埃及的是人工的,讓人覺得倒也不無道理;比如他在解釋情侶為何不能在娘娘廟前過分親密時,竟然說廟的主人,也就是吳王闔閭的三女兒至死未婚,故而容易嫉妒,讓人忍俊不禁。而正是他外形與個性的反差,使我對他的言談,倍感意外和驚訝。

      潘導懂的很多。游客說到文學,他就會冷不丁的背誦幾首唐詩宋詞,而且恰巧會和你正觀賞的景點非常貼切;游客說到歷史,他就會告訴你吳國怎么稱霸、越國怎么奪權,孫武如何用兵、西施如何用情;游客說到太湖的形成,他就會告訴你火山說的道理、地震說的證據和隕石說的由來;游客說到水賊,他就會告訴你哪里的水賊最多、哪里的水賊最狠,哪里的水賊仗義、哪里的水賊無道;游客說到日本,他就會告訴你要學他們的教育、要學他們的科技,更要學他們的勤奮和勇氣,但千萬別買他們的車!

      潘導不僅懂的多,思維也特別敏捷,他經常會對一些社會現象發表評論,而他的言語之中,竟然強烈的體現出對自由的渴望、對法治的執著,讓我這個以法為學、以法為業的所謂“法律人”自慚形穢。

      不知是誰問三山島為何如此破敗,潘導竟當場總結了幾條,他說三山島有過三次浩劫,第一次是太平天國,他們來砍了很多樹,那是場自然的劫難;第二次是日本人,他們來砍了很多人,那是場生命的劫難;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,他們來砍了很多廟,使這個寺廟密度超過普陀佛國的圣地,如今只剩下一處后來重建的“娘娘廟”。用潘導的話說,那是一場自由的劫難。是啊,一個要對歷史動刀槍、對文化鬧革命的時代,哪里來的自由呢?“蘇湖熟,天下足”,三山島是蘇州和湖州水上交通的要沖,更是古吳國和古越國文化交流的紐帶,對三山島文化的破壞,不僅是對吳越遠祖的不尊,對佛祖神靈的褻瀆,更是對自由精神的最大蔑視!

      游覽快要結束時,我們來到一處叫“姐妹橋”的景點。潘導的靈感又開始涌動了,他指著一片野草叢生的平地說,這是政府投資數十萬元打造的一處新景。在場沒有一個不感疑惑的,這里一片荒蕪,哪里有什么新景?原來,這里最初是一條小河,后來當地搞復耕,就把這條小河給埋了,為的是完成上面下達的指標。一位同志問道,“那復墾以后都種了些什么?”潘導帶著滿臉的無奈,說:“草!”

      一股無名的怒火從胸中涌起,荒唐,實在是荒唐!不要以為荒唐只發生在歷史中,現實的荒唐才更讓人憤怒。法律何在?監督何在?難道政績工程就非要這樣有名無實嗎?難道完成上級任務就一定要用百姓的血汗錢打水漂嗎?

      我無語,潘導無語,在場各位都無語。潘導可以無語,因為他還得生活在那一畝三分地?晌覀兡,我們這些干法律活、吃法律飯的老爺們,我們可以無語嗎?也許是聽得多了,麻木了;也許是看得多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;也許是經歷的多了,就不要自找麻煩了。是啊,都有道理?墒,如果我們這些揮舞著社會正義利劍、行使著法律監督職能的檢察官都無語的話,那法律的尊嚴到底誰來維護,群眾的利益又到底誰來保障呢?33trip
    微信公眾號三山島旅游網三山島旅游網微信公眾號 站點地圖 -- 關于本站 -- 聯系我們 -- 友情鏈接 -- 廣告服務 -- 版權聲明
    旅游熱線:13812615109  0512-66275042  聯系人:吳弼人
    :13771066757   :464708795   :33trip@163.com
    蘇州三山島至佳處民宿
    无码精品A∨app,yabo鸭脖娱乐免费观看,国产精品不卡成人无码视频